落梅如雪乱

存档,一二部混剪mv纽特和他的神奇动物们。和动物在一起的他温柔得仿佛会发光,是我的月亮神,我的天使。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320286

   

       fb2全球票房基本也就这样了,说说实话吧。心心念念等了两年,兴高采烈地请假去北京挤红毯,看着前期口碑担心又忐忑,第一时间冲去看了点映场,出了电影院却充满了一言难尽之感,压着心觉得多看几遍也许会好,然而我终究无法欺骗自己自我催眠,混乱的主线、跳跃的节奏、急于铺陈的群像和单薄的注水剧情,即便闭着眼在各个网站打满分,我也说不出口这是一部合格的、优秀的电影。

       我很失望。因为公允的说其实也算一个好故事,拉出来砍掉细枝末节修改补充可以成为一部成功的作品,但是他们没有,他们走了一条最奇怪的路,既放弃了路人也没有完全讨好到粉丝,再多熟悉的角色出场,哪怕霍格沃茨本体出现,对我而言都不及第一部那简单的一场遗忘雨,那种与hp异曲同工的独属于魔法世界的浪漫,在这部里仓促的堆砌元素中,不见了。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13223129081557


       微博上看到的这篇译文除去我不熟悉的星战部分,其他是非常赞成的,委婉但也犀利地指出了问题所在,诚然我永远都会尊重并喜爱着jkr,但是真的希望她能做的更好,希望能回到第一部时真心实意赞美她的魄力和奇妙构想的时候。

       也许这部我唯一能庆幸的是尽管纽特和所谓的主线割裂,他还是那个令我怦然心动的他,无论是“没有奇怪的怪物,只有人心狭隘”,还是“我不站队”和“我早已选好了边”,都是我熟悉的纽特,在地下救助站和动物们的相处,和蒂娜的感情线,和忒修斯的兄弟关系都刻画的很好,角色层次虽然本可以挖掘的更深,但是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已经尽量做到了最好,Eddie给出了完美的表演,他仿佛就已经是角色本身。


       看完刚才那篇文章,想起之前看到的推上的评论觉得特别难过特别心疼,纽特是我fb和hp整个系列最爱的角色,他就是那束穿透昏暗云翳的温柔月光,用最柔软的善良和最坚韧的勇气对他的世界微笑。

       你真的交给他了吗?也许曾经有,他接住了,为你开辟了新的世界,可也是你又把它拿走了。他值得这一切,然而我永远不希望这一切配不上他。


       愿第三部能让我惊喜。

设定集里的一些兄弟剧照。

p1我喜欢这个距离和角度

p2p3并肩而立真好

p4p5听证会那段。

最后出现的那个人是个动物猎杀者,同样擅长追踪但是致力于杀死他们,是纽特完完全全黑暗的对立面。之前纽特虽然拒绝了加入魔法部,还是按哥哥叮嘱的在努力尝试妥协,直到这个人出现时终于彻底愤而离场。

忒修斯追上来的时候第一句话也是说是魔法部要用这种人追杀默然者,不是自己要,我想哥哥是潜意识不想纽特把自己也当成魔法部的代表当成对立面,而纽特虽然拒绝了站队,但是面对哥哥的拥抱却又没有反抗和躲开,他知道忒修斯是什么样的人,一直都知道。只是直到最后才把真正的心声告诉忒修斯,或许他仍然不认可魔法部,仍然不喜欢卷入这些纷争,但是他早就做好了选择——站在你身边。

p1上次那个雀斑哥哥探班相关采访的完整版,原来雀斑原话是当时他们正在拍一场兄弟扭打的戏份?这是什么情况我想看!!!华纳赶紧放出三个半小时版!!!


p2问卡哥实际年龄比雀斑还小要怎么演兄弟,小姐姐帮忙找理由,雀斑一边自嘲我都有皱纹啦一边委委屈屈说我以为你会说我看起来像12岁,笑死我了。讲真能在快30岁时去买酒还被当成未成年人要求出示身份证,已经是很显小了2333

【驺吾x纽特】万里来归


【驺吾x纽特】万里来归


  林氏国,有珍兽,大若虎,五采毕具,尾长于身,名曰驺吾,乘之日行千里。

                     ——《山海经·海内北经》


  那个清瘦的人类青年又一次被狠狠甩出去,重重跌落在不远处的地上,他灰色的大衣上沾满了尘土,因为疼痛弓起身体,微微蜷缩着低声咳嗽起来。

  巨大的东方神兽瞪起鎏金双眸看向地上的人,前爪不停刨地,似乎想要上前,却又踌躇着停了下来,喉咙里发出烦躁的、意味不明的低吼声。

  驺吾其实不是很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他被那个马戏团囚禁得太久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个逼仄狭窄的铁笼子就是他全部的生活空间,每日只能被迫做出各种表演,取悦一群又一群来来往往面目模糊的人类。

  上古仁兽原本并不伤人,但并不代表在经历了这种种之后他仍然能坦诚面对人类这种复杂又可怕的生物。

  他在陌生的巴黎街头肆意奔跑,宣泄着压抑多年的愤怒与迷茫,不顾周围传来的阵阵惊叫和对准他发射而来的一道道攻击,直到被那个小东西吸引,猝不及防掉入这个奇怪的空间中。

  在这里,他能隐隐约约嗅到很多动物生活的气息,甚至能看到探头探脑看向他的小动物,有的他认得,有的却完全见所未见。

  尽管现在再也感受不到在马戏团中遇到的那样危险的直觉,驺吾仍然难以放下戒心,本能地拒绝了对方的靠近。

  望着伏在地上喘息的青年,他想他应该不会再过来了。

  但是那个年轻的男人最终还是慢慢爬了起来,一点一点的向他走过来,他的步子很小,却丝毫不见退缩之意,口中发出类似安抚的,温柔的哄劝声。

  他轻轻抬起了手中魔杖,那种奇怪的小木棍一样的东西驺吾已经见过太多次了,甚至他身上至今未曾愈合的伤口就是这种东西制造出来的。

  巨兽浑身的皮毛都警惕地竖了起来,发出噼啪作响的火花,就在准备攻击的下一秒,他看到杖尖发出温和的乳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整片空间。

  身后顿时传来山石移动的轰隆声,潺潺流淌的水流声,清新的风带来澄净的气息,瀑布飞流直下,溅起清凉的水珠扑面而来。

  驺吾惊讶地回过头,看到了一整片他早已印象模糊却永远难以忘怀的如画山水。

  那是遥远的东方,他久违的故乡。

  巨大的神兽怔了在原地,仿佛在回忆着什么,色彩鲜亮的美丽尾巴轻轻摇摆着,像是不忍打破这个憧憬中的幻梦。

  察觉到那个人类再次靠了过来的时候,他收起了原本准备发出的攻击,用尾巴卷住了那具清瘦的躯体,爪尖勾住衣领拎到自己面前仔细打量着。

  他的确和那些伤害过他的人是不一样的。

  那双静静回视他的绿眼睛沉静又温柔,令他想起晨光里草叶上滚落的晶亮露珠,夜色里破开层云撒向大地的旖旎月光。

  “Easy,Easy。”青年轻声呢喃着,慢慢探出手臂,将魔杖对准了驺吾脖子上的锁链。

  “Relashio。”沉重的镣铐随着咒语的魔力坠落在地,驺吾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看到那束缚他多年的铁器灰飞烟灭,才恍然感到太久不曾有过的真正的自由。

  绚丽的尾巴轻轻舞动着松开,在青年落地的时候忽然前肢曲起把他圈了起来,贴向自己身边,是一种类似拥抱的姿势。

  人类细腻温软的皮肤蹭在他的皮毛上,传来温暖的温度。

  “Newt,I'm Newt。”他听到他带笑的声音。

  这真是个可爱的发音,驺吾想。



  后来当一切都结束后,纽特再次进入了箱子,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整个人疲惫极了,却还是立刻给他的伤口换了药,手法熟练又轻柔地涂上新鲜的白鲜。

  驺吾低头用巨大的脑袋拱了拱纽特,似乎在无声地安慰。

  纽特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他的皮毛:“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驺吾在他掌心蹭了蹭,发出温柔的应声。

  他知道他的未来还有很多事要做,那也许是他永远弄不明白的世界,那些拿着小木棍的人,没有小木棍的人,那些永无止境的阴谋与伤害,破坏与争斗,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平息。

  他也知道他不会永远留在这个箱子里,不能永远让纽特为他担心,他终究还是要回到属于他的天地中去,回到那片真正的热土上。

  但是何其有幸,他们终将有一段旅程可以一路同行,万里来归。




两年前写了雷鸟和纽特,这次不写驺吾总觉得少点什么,我真的太喜欢学长和他的动物在一起了,他就是会发光的天使啊。

     莉塔回忆里少年纽特静静坐在阁楼看着渡鸦那一幕真的很戳我,明明应该是孤独的,可是他的世界如此瑰丽奇崛,他的心如此宽广温柔,以至于在孤独中依然是平静的,安宁的,连你走进去都会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恍惚和长大后独自踏上艰难旅程走遍世界寻找神奇动物的纽特重合在一起,永远纯净澄澈的赤子之心,永远不随波逐流的坚定勇敢,哪怕不为人理解,依然无所畏惧。


       想到Eddie早年的一张写真,几乎如出一辙的角度和布景,四舍五入就当雀斑圆梦去过霍格沃茨了XD,小演员也演的很好,其神其韵皆抓的准。

【Theseus/Newt】Never far away


【Theseus/Newt】Never far away

【一】

  对于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魔法动物学家来说,来自他高大的、优秀的傲罗哥哥的拥抱并不陌生——甚至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那时候他们的父亲总是忙于魔法部的事务,年轻的忒修斯随之耳濡目染,他所表现出来的精准的判断力和洞察力令很多人为之惊叹,仿佛看到了英国魔法部冉冉升起的未来新星。

  但纽特对此毫无兴趣。

  比起在政治交际中长袖善舞的父亲和兄长,斯卡曼德家的小儿子就像个格格不入的异类。

  他更愿意待在母亲给家里的鹰头马身有翼兽搭建的棚屋里,而那传说中性情高傲的生物也总在他面前格外乖巧,甚至能够容许那个头发凌乱长着雀斑笑容温柔的少年睡在自己身旁,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风。

  被惊醒的时候,纽特第一眼就看到兄长眼里不赞同的神色。

  忒修斯皱着英俊的眉,摆出严肃的模样:“纽特,说过很多次了,这样很危险。”

  纽特露出一个有些忐忑不安的表情,眨了眨眼小声说:“你知道我不会有事的,我喜欢他们,他们也喜欢我。”

  那种受惊小鹿般的神情太过无辜,于是忒修斯最终只能叹口气,弯腰把还没什么重量的小男孩抱起来,回房间去分享他们的晚餐。



【二】

  原本忒修斯只是想,纽特喜欢那些奇怪的动物就由着他吧,总归有他看着不会出什么岔子,然而他并没有预料再次踏入霍格沃茨时会是这样的情形。

  他的弟弟垂着头坐在阁楼窗台上,脸色苍白,绿眼睛毫无焦距,抿着唇一言不发。树枝状的小东西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脸颊。

  地上躺着一张皱巴巴的羊皮纸,开除决定的末尾迪佩特校长的签名正闪闪发光。

  忒修斯直接跨了过去,上前一步蹲身扶住少年瘦弱的肩膀:“纽特?纽特?”

  纽特身体一颤,却只是把头垂的更低不肯看他,仿佛过了很久,才终于沙哑着嗓音开口:“魔貂怎么样了?”

  “邓布利多教授不同意魔法部伤害它,现在还留在他的办公室。”

  “莉塔呢?”

  “她也没有事,已经被送回了斯莱特林休息室。”

  纽特嘴唇动了动,无声地自言自语:“那就好。”

  忒修斯叹了口气,手上用力把少年冰冷的身体拉进了怀里轻轻抱住:“他们都很好。除了你。”

  他身上温暖的气息和有力的环抱像是给予了足够的安全感,怀里的人终于颤抖着软软靠在他肩膀上哭了出来:“哥哥,我不,不想离开霍格沃茨……”

  “会有办法的,”忒修斯轻轻拍抚着他的背,低沉的语调带着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我们去找邓布利多教授,总会有办法的……”

  许久,皮克特艰难地从兄弟俩中间的缝隙钻出来,摊摊手抖掉了头顶绿叶子上的水珠。



【三】

  忒修斯是这样一个强大而完美的存在,他总能解决任何问题,包括纽特从霍格沃茨肄业后的就业方向——即便他知道他并不喜欢魔法部,但是还有什么比神奇动物管理控制司这份工作更稳妥,也更大限度照顾他的喜好呢?

  然而纽特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也许从他得知他的博格特是办公桌开始就该更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

  纽特悄悄给司里递了辞呈,并没有打算告诉忒修斯,但没有什么能真正瞒过魔法执行司最优秀的首席傲罗。

  “我只是,有我真正想做的事。”被堵在门口时纽特有些手足无措,目光停在他的领带上不敢上移,却固执地坚持着。

  我有我喜爱的事物,我有我想做的事情,我也想站在足以与你并肩的高度,而不是永远处在你的羽翼保护之下。

  赫奇帕奇或许不像格兰芬多那样以勇气著称,但是他们埋藏在深处的魄力一旦被点燃,温厚柔软的土地也会变得坚不可摧,无可阻挡。

  忒修斯知道自己终将会妥协的,他总是无法真正拒绝纽特的决定,于是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上前抱住了他的弟弟。

  曾经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高挑,修长,清瘦,但总归仍然比他略低一些,可以被他完完全全抱在怀里。

  “照顾好自己。”

  纽特身体有些僵硬,迟疑着将下巴放在男人肩膀上,低声说:“谢谢你,忒修斯。”



【四】

  再次相见是在几年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

  战后的人们乐此不疲地挖掘报道着他们敬仰的战争英雄曾经经历过怎样艰难的困境,却始终无法获知在最绝望的一场战役中他究竟是如何死里逃生的。

  忒修斯用一个优秀傲罗的绝佳自制力压下了差点脱口而出的魔法部高级机密,对着镜头露出一个温柔至极的微笑:“因为我遇到了一个最重要的人。”

  台下静默了一瞬,随即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和此起彼伏的猜测疑问声,忒修斯却不再开口,悠远的目光环视一周,不着痕迹停留在会场的角落。

  那里站着个身穿蓝色大衣的修长身影,隐没在人群中显得毫不起眼,也许看起来还有些局促和腼腆,和当时作为秘密驯龙师骑着乌克兰铁肚皮龙从天而降的模样截然不同。

  那时他身边全是惨烈的魔咒痕迹和一具具尸体,握着魔杖的手几乎抬不起来,天空中划过铺天盖地的阴影,一抬头他看到了龙背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这些年来不知他走过了多少山川河流踏过多少丛林荒野,见识过怎样广袤的世界经历过怎样可怕的人心,风尘仆仆的面容显得有些憔悴,眼睛却明亮得像燃烧着的火焰,在巨龙俯冲下来飞过最低点的时候纽特伸出手,紧紧攥住忒修斯用力将他拉了上来。

  呼啸的风声带着他们逐渐远离那个尸横遍野的杀场,忒修斯双臂环抱住纽特的腰坐在他身后,沉默了许久,忽然掐了把掌心的弧度,吐出一个词:“瘦了。”

  纽特紧绷的肩膀线条终于真正放松下来,轻轻向后靠去,感受到突出的骨头硌着自己的肩背,嘴里咕哝着回答道:“你才是。”



【五】

  有些感情应该在最危险的边缘及时抽身,才能保全所看重的一切。

        这是每个优秀的傲罗都应该必备的素质,忒修斯并不例外。

  那场盛大的订婚宴上纽特难得一见地穿了正装,微微笑着站在他身边充当完美的伴郎,说着堪称得体的恭贺的话。

  因为那本畅销魔法界的《神奇动物在哪里》纽特已经成为了颇有名气的动物学家,人们不再称呼他为忒修斯的弟弟,而是兴奋的蜂拥上来捧着巫师周刊请他签名,但纽特永远也不可能习惯这样的场合,于是他在订婚宴结束后合情合理地落荒而逃。

  他甚至直接搬回了伦敦自己的住处,一处不起眼的小小的公寓,里面却大有乾坤。地下室的救助站里有太多动物需要他照顾,可以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别的事,更可以光明正大拒绝回家吃饭的邀请。


  但是有些事终究是躲不开的。


  巨大狰狞的蓝色火龙终于被红色火焰渐渐吞没,所有灿烂的光芒暗淡下去后,只剩下满目疮痍劫后余生的巴黎。

  纽特收起魔杖,转头看向身边与他并肩而立的男人,那个刚刚在火龙来临时用身体护住他的男人。那双熟悉的坚毅的眼睛里含着破碎的痛楚,正转头也向他看过来。

  他慢慢走上前,伸出手紧紧抱住了对方,就像一直以来忒修斯对他做的那样。


  我从来都不需要选择。

  因为一开始,我就站在你这边,从未远离。



p1 雀斑讲述他现实中的哥哥去片场探班,拍完一场转头一看哥哥正和卡哥相谈甚欢hhh
补一个无关但是挺有趣的梗,雀斑拿了影帝那年他哈珀柯林斯出版社ceo的大哥过机场安检时,安检员问他和新晋奥斯卡影帝同姓?你们认识吗?然后大哥表示那就是我弟( ̄▽ ̄)/,《神奇动物在哪里》这本书现实中就是大哥出版社出版的,出版前还给弟弟这个“作者”征求过意见(当然真正的作者是罗琳hhh),探班的二哥应该也是搞金融的,雀斑真的是他家兄弟里特立独行出来当演员的,自嘲只有自己没有正经工作,不知道现实对诠释片里的兄弟关系有没有帮助XD
p2 卡哥试镜时的亲额头梗,瞬间get片里兄弟关系为什么那么自然的甜!!!罗琳说哥哥和她起初想象的不太一样,似乎为此还改过剧本,我想哥哥这个角色的最终诠释效果也和卡哥个人理解有关吧,真的太好了呜呜呜原本担心了好久兄弟反目幸好压根没有!
p3兄弟俩戏外也超可爱的!!!

其实我对狗血家族史的爱恨情仇完全没有兴趣,只是简单的想看纽特学长带他的小动物而已= =
等了两年看到这个有点心情复杂,还好还有如预想般好嗑的骨科,无论如何希望票房坚持住吧,希望第三部能好好做好品控。